週日,接到朋友的邀約,一起到北美館去觀賞高更的畫展。我從來沒有看過畫展,因此感到新奇,但是進入場館之後看到牆上的第一段文字時,心中竟然充滿酸楚;什麼叫做永遠的他鄉?那表示永遠沒有自己的歸屬嗎?即使是離鄉背井,仍然會有日久他鄉即故鄉的感覺,這位仁兄到底是怎樣啊!

當然,既是知名的藝術家,繪畫功力自然不在話下,細細品味每件作品之後,心裡佩服之情油然而生,上圖的三個大溪地人,充滿著原始風味以及那樣的傳神感覺,不過我最愛的還是它的版刻畫,雖然是黑白的拓印上去,但是那種層次感與生命力的表現,實在是無法形容的好。

稱讚完了之後卻想要抱怨一下;不知為何,藝術家的脾氣和習性似乎很與眾不同,為了理想可以拋家棄子、為了心中的浪漫,女人可以一個接一個,感嘆自身悲哀還可以自殺未遂一下,竟然連梵谷的死也和他有些牽連!這...該如何說呢?這些所以成就其偉大嗎?幸好,這種人少,多了可不好。

 

看完了畫展,心中帶著複雜的情緒離開,歷史之所以吸引人,主要是讓我們可以從中看到過往的痕跡、過去的生活體驗,以及這些人對當時世界的看法,當然也一解我們後人思古之幽情吧。

 

飢腸轆轆的我們趕緊到最近的劍潭站去覓食,結果在寒風中的騎樓下,遇見了一位出家師父坐在那兒化緣,不自覺的,我就這樣走向她,然後掏出了身上的零錢恭敬的放進去,只見她雙手合十、慈祥的對我笑著說:阿彌陀佛~我也很恭敬合十鞠躬的回禮,我不知道佛長什麼樣子,但我知道她就是佛,她讓我感受到了在喧鬧中的寧靜,缽裡並沒有很多錢,但也有人很虔誠的用紅包袋裝著錢供養這位師父。

 

或許我們不必像高更、梵谷那樣留名青史,他們畢竟在極端的環境與思維下擠壓出來那樣的生命力,但是一句簡單的阿彌陀佛,不是也頗為清涼嗎?生命啊~不過就是如此嗎?what a wonderful day^^

 

Mr.F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